首页 > 新闻 > 正文

毁容女孩还原被打全程 看着都心疼

2019-06-12 16:04:15来源:千华网  

三月末的广州,春色正好,在广东省人民医院内,女孩小董(网名@琳哒是我),那个曾经在丽江被打到面目全非的姑娘,也想走进自己的春天。但是,曾经...

三月末的广州,春色正好,在广东省人民医院内,女孩小董(网名@琳哒是我),那个曾经在丽江被打到面目全非的姑娘,也想走进自己的春天。

但是,曾经遭受暴打留下的痕迹还有心理创伤,让她一时难以迈出步伐。

左上颌壁骨折为轻伤二级,鼻骨粉碎性骨折为轻伤二级,面部伤口5.2cm为轻伤二级……当法医将第二次伤情鉴定结果告诉小董,她才知道,丽江市公安局古城分局2月21日出具的《鉴定意见通知书》里“轻伤二级”的具体内容,“虽然差别不大,但我有权知道。”

小董说,从去年11月11日被打至今,她既要承受身体的痛楚,又要直面无情的诽谤。“我的容貌,我的尊严都被践踏,妈妈因此病倒,男友因此分手,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。”

但是,女孩小董告诉红星新闻,这样的经历让她成长,让她在绝望中看到希望。

3月27日,红星新闻赶赴广州,再次专访丽江被打女孩小董。

在广东省人民医院内,她向红星新闻首次披露了自己的遗书,同时,她治疗期间的伤情照片和被打136天后的近照也首度通过红星新闻曝光。

第二次伤情鉴定

仍是“轻伤二级”

2016年11月11日凌晨,在丽江古城一个名叫“宁蒗”的烧烤店里,一场暴行正在发生。

辽宁女孩小董和她的两位朋友被打,先是酒瓶砸头,再是被酒瓶划脸。数轮殴打后,受伤最重的小董已是面目全非,一条数厘米长的伤口从眼角爬到左鼻翼。

2016年11月11日凌晨,在丽江古城一个名叫“宁蒗”的烧烤店里,一场暴行正在发生。辽宁女孩小董和她的两位朋友被打,先是酒瓶砸头,再是被酒瓶划脸。数轮殴打后,受伤最重的小董已是面目全非,一条数厘米长的伤口从眼角爬到左鼻翼。

小董告诉红星新闻,“在医院抢救时,裂开的伤痕,骨头都可以看见,甚至吓到了护士。”

今年1月24日,也就是事发一个多月后,小董用网名“@琳哒是我”将自己的遭遇发布在微博上。经媒体传播后,迅速引发广泛关注。就在第二天,云南丽江警方即发布通报,称案件事实已调查清楚,主要嫌疑人已被控制。

2016年11月11日凌晨,在丽江古城一个名叫“宁蒗”的烧烤店里,一场暴行正在发生。辽宁女孩小董和她的两位朋友被打,先是酒瓶砸头,再是被酒瓶划脸。数轮殴打后,受伤最重的小董已是面目全非,一条数厘米长的伤口从眼角爬到左鼻翼。

小董说,在事情发酵后,丽江警方才说控制了凶手,“之前一个月,他们干什么去了。”

但是,让她至今仍有怨言的是,丽江警方在自己刚刚受伤时,为什么不拍照取证,同时,她对那份“迟来的伤情鉴定”充满怀疑,因此,再次向丽江警方提出鉴定申请,“而且,因为遭受暴打,我现在经常头疼,呼吸困难,视物模糊,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,请问,这样的状况又该如何鉴定?”

在小董看来,自己是受害者,有第一时间了解鉴定结果的权利。但是,“2月21日,伤情鉴定出来后,我最先是在电视上看到的,只有‘轻伤二级’几个字。”3月10日,在广州中山大学鉴定中心内,她再次进行伤情鉴定。两周后,丽江警方打电话告诉小董,鉴定结果依旧是“轻伤二级”,但没有透露具体内容。

2016年11月11日凌晨,在丽江古城一个名叫“宁蒗”的烧烤店里,一场暴行正在发生。辽宁女孩小董和她的两位朋友被打,先是酒瓶砸头,再是被酒瓶划脸。数轮殴打后,受伤最重的小董已是面目全非,一条数厘米长的伤口从眼角爬到左鼻翼。

小董说,事件发酵至今,自己对具体鉴定结果并不知晓,于是,她专门找了鉴定中心的法医咨询,“法医告诉我,左上颌壁骨折、鼻骨粉碎性骨折、面部伤口5.2cm,以上三项都是轻伤二级。”

在小董看来,目前对嫌犯定罪已经有了证据支撑,但是,她对从重处罚凶手并没有太大信心,“听说有人否认自己打人,而且明明是十来个人打我,最后怎么成了9个人?我大约有2500元现金也被对方抢走,怎么没提?”

目前,小董被打的案件仍在推动,已进入审理阶段。3月17日,据丽江市古城区法院官方微博消息,6名嫌疑人因涉嫌故意伤害罪、寻衅滋事罪被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。

对于小董来说,这样的进展,终于让她看到希望。

2016年11月11日凌晨,在丽江古城一个名叫“宁蒗”的烧烤店里,一场暴行正在发生。辽宁女孩小董和她的两位朋友被打,先是酒瓶砸头,再是被酒瓶划脸。数轮殴打后,受伤最重的小董已是面目全非,一条数厘米长的伤口从眼角爬到左鼻翼。

治疗已花15万,没钱请律师

后续巨额整容费还没着落

小董几乎彻夜难眠,这样的日子从她2016年11月11日被打到2017年3月27日面对红星新闻的采访,已经持续了136天。

数次手术过后,琳哒的鼻中隔仍需矫正,同时鼻窦囊肿接踵而至。她告诉红星新闻,她每天呼吸困难,再加上仍未从3个月前的阴影中走出,所以只是在床上躺着,张大嘴巴呼吸。漫漫长夜一度让她陷入绝望。

经过一夜的挣扎,今晨6点,困倦不堪的小董终于入睡,但是2个小时后,电话响起,她再无睡意,“一般情况下,我整夜睡不着,第二天清晨睡到上午十点,然后再去医院。每天就这么折腾,没有意义,但又不得不做。”

2016年11月11日凌晨,在丽江古城一个名叫“宁蒗”的烧烤店里,一场暴行正在发生。辽宁女孩小董和她的两位朋友被打,先是酒瓶砸头,再是被酒瓶划脸。数轮殴打后,受伤最重的小董已是面目全非,一条数厘米长的伤口从眼角爬到左鼻翼。

3月27日,主治医生告诉她,目前的情况,最好先做整容,然后再进行第三次手术,内切矫正鼻中隔,切除鼻窦囊肿等。小董说,目前已经咨询了整容专家,“要把耳朵上的脆骨割下,填补到鼻翼;还要切开眼角、切开嘴巴恢复容貌,但仍然会留下疤痕。”

小董有些失落,她说自己整容不是为了变得更美,只是想恢复容貌,“但巨额的整容费用还没有着落。”

在接受红星新闻专访时,小董偶尔会把淡蓝色的口罩摘下,指着疤痕向记者描述自己的遭遇,但一旦有人经过,她便会很快察觉,将口罩戴好,她变得异常敏感。

责任编辑:hnmd003